公告版位

這趟回到布國後就再沒機會離開瓦加,“阿左和他的朋友們”開張後更是,有時甚至一個禮拜連餐廳的大門都沒出過(註1);朋友見我的生活乏善可憐,於是提議利用周一公休日到鄉下走走,順便拜訪他的祖父。

 

祖父家位在瓦加東邊數十公里處,離最近的一個城鎮Koubri尚有十餘公里之遙,頗僻靜;朋友說每個月都會空出一天來這接近大自然冥想放空,或打獵烤野味。朋友告知,祖父其實不是真正的祖父,他真正的祖父已經過世,現在他稱祖父的這位是真正祖父最小的弟弟,依照此間的習俗,兄長過世後,其下的兄弟便繼承逝者所有的財產,包括妻兒在內。他告訴我,祖父的行業很特別,是位巫師(sorcier),家中常接待前來求神解惑的人,每當進行儀式時,總有很多神祕的事情發生,尤其是當尼日人在場的時候更是瘋狂,令人無法想像。午後我們才抵達祖父家,錯失見識尼日人瘋狂的景象,朋友簡單跟院子內的婆婆媽媽打招呼後,便逕往主屋向祖父問安,留阿左在院子裡跟幾個正在挑乳油木果果核的婦人對望,阿左坐著坐著不知不覺打起盹來,不一會兒朋友出來了,他說祖父不能馬上見我,叫我等一等,為了打發時間跟趕走瞌睡蟲,他帶我到附近的湖邊走走,這裡跟先前去過的Kongoussi有幾分相似(請參考周休二日),周圍被幾個人工水壩環繞,有水、有綠地,連沒有遮蔭處這點都如出一轍;湖邊停放著幾艘無人看管的小木船,阿左興致很高的想划船到對岸,可不諳水性的友人對此敬謝不敏。在湖邊停留一會兒後我們返回祖父家,途中,有人在遠處大喊,朋友聞訊匆忙跟我說祖父願意見我了,他先趕回去,叫我隨後跟上,突然有點嗨起來的感覺,哇~~我馬上就要跟非洲巫師面對面了,真酷!回到祖父家,朋友領我到院子的另一頭,一堆人或坐或臥的正在聊天,一名頭髮花白、身著全套非洲花布的男人斜靠在機車旁,一眼即可辨識他是我該頭一個打招呼的對象;祖父給人的印象輕鬆自在,沒什麼壓迫感,就像一般上了年紀但仍保持年輕心態的長輩,隨意哈拉兩句後,祖父離開我的視線,沒多久,朋友叫我了,我終於走進祖父的工作室(或該說神壇?),開始我接受神秘儀式諮詢的初體驗。

 

進屋時,已有三、四名婦人坐在屋裡,其中一位還帶著小娃兒,我在友人旁邊靜靜坐下,祖父則是坐在小板凳上,單獨佔據屋內一大片牆角,面前擺了個竹編的圓墊(就像用來墊熱鍋啊碗盤的那種),圓墊的外圈圍了幾塊石頭,裡面則擺滿一堆小貝殼,手裡拿著將曬乾的麵包樹果實外殼裡裝滿小石頭的器具,甩阿甩的發出聲響;祖父開始跟我說話,他問我手臂上的傷怎麼回事,我回是故意燙到的,整屋的人都笑了,接著他開始邊擲地上的貝殼邊向我提問:你之前從事何種性質工作?你還有想要回到原來的工作或是要繼續目前的餐廳事業?你父母還健在嗎?你母親那方有幾個兄弟姊妹?其中是否有人離婚?母親那方的親戚中是否有雙胞胎?你有幾個小孩?結過婚嗎?你之前是否有過軍方背景的男伴?你曾否從事軍職?有沒有計劃生小孩?等等問題,每當我回答完,他便看看地上擲出的貝殼,時而點頭,時而不帶表情的盯著我,這過程讓我聯想到警察訊問犯人前要先做測謊的程序,然所有的問題我都老實回答,可每當祖父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時,我心裡不禁犯嘀咕:有什麼好懷疑的,難不成你的貝殼知道的比我自己清楚?問答題結束後,真正有趣的登場;祖父轉過身面對牆角,揪起肩上圍巾的一角蓋住臉,接下來是一人分飾兩角(註2)長達數分鐘的自言自語「#@#$#$&*$%^&*(」、「#$%^%$」、「@#$%$^&*」…,因為是土語,除了簡單的問候之外我一句也聽不懂,其中對話有時引起在座的其他人發笑,有時祖父的另一個分身會跟在場的人分別對話,最後輪到他和我聊天,而我則因搞不清問題內容,總要透過朋友翻譯後才對得上話,而這位仁兄給了我如何改善餐廳業績的秘方:找個星期五,布施予六位乞丐每人65西非法郎(註3)。

 

儀式到此並未結束,朋友突然起身走出屋外,回來時手上提了兩隻雞,一黑一白,兩隻畜生很無辜的被交到祖父手上,後者對著前者咕噥了一陣,手又指點了幾下,接著我隨著所有人起身來到屋外,一方塊地上散落黏滿雞毛的斧頭跟刀子,我開始越來越感到熟悉與有趣,斬雞頭的時間到了,祖父拿著手上的刀問我台灣有沒有這樣的傢伙,我點頭答有,朋友怕我見血會害怕,示意叫我別過頭,雖然多少好奇,但還是聽從建議轉身不看,幾秒後,一聲聲啪啪啪,先是黑雞被割喉後丟到地上,垂死的畜生用盡最後力氣拍打翅膀,再來是白雞被丟出,同樣場景再演一次,但掙扎的時間久了些,此時,祖父看著兩隻雞仔的死狀,滿意的說:很好、很好。兩隻犧牲成仁的壯士完全停止抽動後,一位方才同在屋內的婦人各從牠們身上拔了幾根雞毛,黏在還沾滿血跡的刀斧上,至此這整個儀式算大致完成,最後的最後,為表示對祭品的誠心感謝,我們不忘為將牠倆烤熟之後,在大家的胃裡找到最好的位置安葬。

 

離開小鎮啟程回瓦加前,祖父在我慘不忍睹的傷口上用手揮了兩下,後來朋友說,這表示我就沒事了。這個周休日很特別,我遇見了非洲三太子。

IMG_2817.JPG  

 

 

註1:為了節省開支,阿左吃住都在餐廳。

註2:雖然對比不是太大,但還是聽得出這段對話有兩種聲音在交談,這不就跟台灣的乩童被三太子上身很像嘛…

註3:合台幣約4塊多,但朋友說要找到乞丐不困難,問題是這裡五塊西非法郎很難找…

ps:因為怕犯禁忌,我沒敢要求祖父讓我照相,等下次再有機會去祖父家時再留影存證囉。

創作者介紹

一個偏執狂的非洲大夢

benevoleaub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rol
  • Re: 註一: 從以前的貴婦生活,到現在這樣勤儉渡日,會有從奢入儉難的感覺嗎?

    Take care
  • Chere Carol:哈!不知道耶,生活的確是由奢入儉,但還不至於有難的感覺啦,就是每天都很累,累到像隻狗一樣了還不能放心的上床睡覺,老闆娘真的不好當滴...
    So, how are you doing there?all the best~bisou

    benevoleaubf 於 2011/09/20 03:32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