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天的晚上,餐廳來了一隻大黃狗,安靜地趴在M的機車旁休息,等我發現時,他已經在那好一會兒了;然畢竟是用餐時間,因顧忌客人感受,當下試圖想趕他走,犬兒對我低吠了幾聲,固執地不肯走開,M見狀,示意我別理他。打點完最後一桌客人後,轉頭見黃狗仍在原地動也不動,M和我都覺得挺神奇,經M觀察,黃狗並非無主狗,又說:一般成年狗自己跑到他處逗留是很少見的事,建議我把他留在家裡過夜,由於時間真的晚了,便準備了些客人吃剩的食物給狗狗當宵夜,放他在屋外過夜。

 

隔天一早,不速之客趁M出門買菜的空檔一溜煙跑出門外,本以為他應該回原主人家了,沒想到幾小時後他又轉回餐廳,不吵鬧的在前晚的老位置坐定休息,乖巧貼心的模樣惹人疼愛,因此決定將狗狗占為己有,又這陣子在練習做豆漿,因此將他喚名Soja。當時正值安娜請產假期間,餐廳只剩M與我兩人張羅,很是勞累,而Soja的到來讓我們在忙碌之餘有了樂趣,善解人意的他很快就征服我的心,只想著如何讓他徹底忘記回家這件事,就此留在我身邊。可歡樂時光總是特別短暫,就在Soja來到餐廳的第四天早晨,M依照慣例放他出去溜溜,然卻沒見他再回到餐廳,Soja消失不見了。

 

Soja確定離開後,我略顯悶悶不樂,M有些自責過於大意放Soja隨意亂走,承諾幫我找一隻幼犬,如此狗狗將只屬於我,沒有另一個家可歸;此外,他家的母貓剛生一窩小貓,得知我也愛貓,早就情商他母親大人留一隻小貓給我。就這樣,即使深知未來加入的新成員未必能取代Soja,猶疑之間仍決定在餐廳的小小空間裡再添兩條生力軍。然事情的發展竟如此神奇,在Soja離開後十多天的一個上午,此時安娜已經結束產假回到餐廳上班,我們三人正在客廳準備中午的餐點,忽然聽見M大叫:SOJA!本以為他又在耍寶逗人,沒料到一抬頭真看到好久不見的Soja正搖頭擺尾的走進客廳,我一時忘了形地又抱又摸大黃狗,直到他倆提醒我午餐時間迫在眉睫,還是正事重要。Soja再度回到餐廳的頭兩天,我無時不想著如何關緊他、鍊好他,直到他不開心的眼神毫不保留地刺到我,才驚覺緊握住的擁有並不是我要的幸福感;此後,除非用餐時間他真打擾到客人,不然他有完全的自由進出餐廳。

 

Soja意外回到身邊後沒幾天,M依約帶回了另一隻幼犬跟才幾周大的小貓,一時間餐廳彷彿變成動物園,剛開始客人跟我們都有些不習慣,可時間久了,人和動物間多少也找到維持秩序的法則;雖然貓狗大戰的場景總避免不了,好在所有正負分加減後得到的總合仍是歡樂。總之,透過Soja我學到了:幸福常來得神奇而短暫,與其想辦法抓緊它,不如放寬心享受當下平凡中的燦爛;現在的我,很。幸。福。

 

IMG_2851.JPG  

脖子被套上兩個頸圈的Soja(一個是我套的,另一個是他失蹤後回來多出來的,看來是他原主人特意幫他套上的...)

 

IMG_2867.JPG  

有沒有很溫馨?!小學中低年級跟幼稚園大班共食一盤客人吃剩的營養午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evoleaubf 的頭像
benevoleaubf

一個偏執狂的非洲大夢

benevoleaub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