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阿左一直認定,即使本地民眾對執政者的抱怨諸多連連,但相較於鄰國家象牙海岸政治環境之不安定,布吉納仍算穩當,可這畫面從三個禮拜前的一個夜裡逐漸有了轉變。

 

話說整起事件的肇因是為了女人;有位軍人因氣不過妻子與木工有曖昧,找了四位同梯的狠狠教訓第三者,造成後者傷重,隨後這五人遭法庭審判,判刑確定後引發軍中同袍強烈不滿,三月廿二日的深夜,軍人集體持械上街聲援,加上前陣子尚未平歇的學生抗議人群,這個夜裡瓦加市中心變得十分不平靜,到處都留下趁機搶劫與燬壞的痕跡;隔天,城裡的商人因不甘心自己的心血無辜遭受波及也上街抗議,接下來換司法人員。之後,龔保雷總統與各界代表緊急會商,另特地接見低階官兵,聽取他們的心聲,並承諾將做適當回應。據一位我駐布大使館不願透漏姓名的參事級帥哥(亦可說帥哥級參事)告稱,軍方提出的要求重在調整薪餉津貼,而等待總統回應的期間,布京重拾幾日平靜。三月卅日凌晨前後,布京又傳槍響,這次主要集中在西邊的軍營附近,槍砲聲持續一整夜直到清晨五時許,而軍人攻擊的目標是瓦加市長官邸及國防部高階主管(好像是參謀長吧)等重量級官員的住所,市長也因此掛彩住進醫院,隔日,怒火中燒的軍人更將戰線挺進至位於信義計畫區Ouaga2000的總統府,此外,部分地區的軍人也串連起來在當地攻擊焚燒地方首長的官邸及政府高階官員的老家,而全國各地如此亂了三五天後又平靜下來。

 

不知是因為龔保雷這次的摸頭策略沒奏效還怎麼著,四月十四的夜裡槍聲再起,軍人肆無忌憚的佔據整個布京,上半夜好似主要集中在總統府附近,下半夜則回到西邊的基地,本該是寧靜的夜晚充斥著車輛呼嘯而過和密集的槍砲示警,軍人瘋狂翻覆整個市區直到翌日;四月十六日中午,布國安全部宣布首都地區自即日起每晚七點至隔日清晨六點實施宵禁。

 

大家可能會好奇阿左在這段期間的情況。我很好,一直都有貴人朋友提供協助與關心。有印象的朋友也許記得,先前文章中提過阿左的住家位於西門町,正巧就在西邊軍營大門口的對面(註1),而這裡剛好也是大部分持槍遊行的起點,因此常可在第一時間察覺動靜。第一次槍響由於沒有持續很久(約三、四小時),且當晚主要的目的地是市中心,所以只是有些好奇跟不爽被吵醒(註2),可軍人攻擊市長官邸的那夜,我幾乎徹夜未眠,整夜的槍炮聲震耳欲聾,比杜比環繞還逼真,因為當下不知道槍響又為哪樁,甚至一度摸黑收好貴重物品(註3)、穿好衣服準備落跑,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槍響終於在近六點畫下句點;然最不可思議的是,六點半,我迷迷糊糊起床洗衣,順便看看街上情形,家門前大馬路上的光景就像任何一個正常平凡的上班日,每個人都往自己該去的地方前進,見到史蒂夫的媽(鄰居)便忙問昨晚發生的事,她回說不知道但也很害怕,又說待會要帶兒子去Bobo參加婚禮,三天後才回來。因為情況實在詭異,加上家裡的冰箱也唱空城計,稍晚上街採買,經市場的攤販告稱才得知發生在市長官邸跟軍方高階長官住處的事,好死不死這些人就住在西門町一帶,難怪前晚如此身歷其境。這個早上接獲使館來電關切,幾經考量,決定先暫時搬到位在Ouaga2000的醫院團避難,順便熟悉目前開院階段的工作進度。但相不相信就這麼巧,離開家園的那個晚上,軍隊也開到總統府一帶,大家沒有明講阿左是掃把星,只笑說我又把軍隊引來了,還好那個夜裡的聲響沒前晚清晰,時間也短,我一整個睡死了。

 

接著我在醫院團吃好住好的待了一星期,然耐不住想家的心情,於是只留下攝影機、護照跟大部分現金,包袱款款又回了西門町。回來之後,不知為何,其實該在的都在,但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也許是不必再上餐廳張羅、與協會的人周旋,也許是太長時間沒聽到小猴子們的叫鬧聲,也許是因為我自己。太平日子又過了十天,這段時間除了首都停電停到快發瘋外,一切還過得去。十四號的晚上趁著電力恢復,趕緊上網咖查資料,直到快十一點才回到家;近午夜,聽到槍聲在遠處響起,沒多久,住在市區的友人打電話來關切,我倆討論結果這次應該是從市中心附近的軍營出發,因為他那邊聽起來比較熱鬧,後來又有住在Ouaga2000的新秀長官傳簡訊告知他們那區也淪陷。因為有過上回的震撼教育,這次…該怎麼說呢?就順其自然吧!半睡半醒到三點多,隨著槍砲聲逼近約略知道他們回來了,即使無法熟睡,但沒別的選擇,關燈躺在床上才是最安全的;只是這次槍聲並沒有因著天亮停止,隔天一早,我按例起床洗衣,打算趁子彈間歇的空檔進城辦事,只見鄰居帶著兒子在門口觀望,雖然三不五時仍有連續槍聲,可是還是有不少不怕死的民眾在路上閒逛。史帝夫的媽問我是否要出門,我說下午要開會得進城一趟,她說從家裡通往市區的兩條主要幹道都被封了,而且城裡也部份管制,勸我千萬別出門,又說她剛才經由小路到市場買菜,軍人在街上到處鳴槍,即便不是對著人射擊,上次還是有人被流彈傷及,甚至死亡;她又說,龔保雷前晚已經躲到鄉下避難,不久後軍隊應該也會過去。而就在我們交談的同時,又傳幾次連續槍響,恰巧經過的路人甲乙丙都超警覺地衝進我們家大門內躲避,可都笑笑的,讓人不禁懷疑這槍聲倒像惡作劇。我後來還是出了門,但只敢在住家附近的小店買點東西,因為鄰居說,稍早有位婦人只是在封鎖區的周圍騎車流連,就被拖下車打了一頓。這天我幾乎完全待在家裡,偶爾出去問問鄰居最新狀況,婦人就像報馬仔般隨時通報,有趣的是,婦人會斥喝史蒂夫離馬路遠一點,卻又不時帶著寶貝兒子站在門口向外觀望,與路過的人交換情報;而最令我目瞪口呆的,莫過於軍人強行進入隔壁的花園餐廳加以破壞,毒打餐廳經理人並搶奪財物時,也放任民眾一同行搶,鄰居說連小孩都跑進去拿東拿西的,還展示手中的戰利品:紅酒一瓶,她說丈夫就站在大門口,一見有人手上拿超過三瓶酒經過,便叫他留下一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辦到的,但婦人說已有三瓶上好紅酒躺在家裡。而我,獨自坐在小小的前院,配著外頭槍響和喧囂人聲,心想:原來,亂到一個境界某種程度上也是歡樂呢?!

 

接下來兩天,情況似乎略見好轉,尤其是在安全部宣布實施宵禁後,夜裡的噪音頓時減少許多,但是否就此平息,沒人說得準。另就時間點來看,這連串的抗爭事件不免讓人想起這段時間在北非地區反強人政治的茉莉花革命;據友人分析,龔氏在位超過廿年,其家族業掌握布國大部份的經濟局面多年,彼等自其中揩了多少油不得而知,然推翻龔氏政權多少意謂著同時摧毀該國經濟,以目前一般布國民眾訴求的不過是平抑物價與提供就業機會,加上政經實力足以與現任總統匹配的反對勢力似乎尚未出現,是否急於此時將獨裁者拉下位仍待商榷。想來有點諷刺,人家說: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龔保雷在外交上向以善於調停非洲國家的內政紛爭著稱,這次反倒是自家事搞不定;而阿左只單純好奇,看到其他非洲國家相繼發起對萬年政權的抗爭,龔氏心中是否做好盤算?

  

IMG_2642.JPG   

這張是八歲的Farid之前在我的小本子上面留下的圖畫,嗯~有意思

 

註1:首都地區有兩處軍營,較小一處位於市中心,另一處大本營就是西邊這座。當時之所以選擇住在這裡也是看上軍營就在正對面,安全考量無虞,哪知會如此,真是印證了白天是海軍,晚上變海盜這句話…

註2:我不是要說自己不害怕或多勇敢,但因之前仍在瓦加上班時有遇過一次夜裡軍警持槍追捕逃犯的經驗,加上對布人多平和壓抑的既有印象,因此從不認為這裡會發生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註3:攝影機、照相機、護照跟現金卅萬(約合台幣兩萬),至於其他家當跟先前從餐廳搬回家的電冰箱、瓦斯爐跟鍋碗瓢盆的…算了,還是攝影機跟照相機裡的東西比較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evoleaubf 的頭像
benevoleaubf

一個偏執狂的非洲大夢

benevoleaub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TAKE VERY GOOD CARE!

    Carol
  • OKOK
    No problem dela~~

    benevoleaubf 於 2011/04/22 00:29 回覆

  • ginger
  • 整個讓人心驚膽跳! 只能說妳匙在是命大! 請保重!
  • 我承認有那摩一下下是真ㄉ有給他害怕
    不過可能也沒想像中ㄉ嚴重拉
    還好我別ㄉ沒有
    運氣最多^^
    Don't worry la

    benevoleaubf 於 2011/04/22 00:35 回覆

  • 小吳
  • 請小心一點,雖然布國人民平和壓抑,但子彈是不長眼,希望你一切平安。
  • 現在OK多了拉,沒事沒事~
    聽說你最近會來附近出差
    可惜時機不對加上我暫時也沒ㄌ餐廳
    不然還真可以請貴單位ㄉ來參觀指導一下耶
    下次囉...

    benevoleaubf 於 2011/04/29 19: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